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裂变 第二十章:献忠下襄阳
????“罗爷,罗爷!”北门,游击将军刘见义从马上翻身下来,箭步走向正在城头眺望远方的参将罗泰。

????这一刘一罗两人,都是河南总兵王绍禹的部下,对奉旨来洛阳驰援这种事一直颇有微词。

????说来也是,两人本来在开封府土皇帝做得好好的,谁承想姓王的非要接旨去援助什么洛阳。

????搞到现在,被几十万的流匪围住动弹不得,打是肯定打不赢的,瓮中之鳖,更别想着能全身而退了。

????“唉。”

????罗泰正在叹气,听到声音头也没回,只是道:“刘将军,你不在自己的东门好好守着,来我北门做什么?”

????“罗爷,喜事,喜事啊!”刘见义说着,将一份邸报交了过去。

????罗泰接到手里,却是眉头愈发深了:“七里河有几百官军被围,大都还是你我的部下,这是喜事?就算是喜事,这也是那闯贼的喜事,与我何干?”

????“是喜事,真的是大喜事儿!”刘见义肯定的点点头,道:“罗爷您想,现如今洛阳能不能守得住?”

????“除非有援军。”罗泰摇摇头。

????洛阳号称有五万守军,可这里边儿层次混杂,有战斗力的根本没多少。

????这五万是把开封的援军、洛阳本地守军,各地撤进城内的地方武装还有民壮全算上才勉强凑齐。

????即便如此,这里还有一大部分人没有完备的军械,也没有经受过系统的操训,守城时往下扔扔石头还行,让他们去和流匪搏杀,简直就是送菜。

????“这就对了,既然守不住,我等何不另谋生路。”刘见义说出了一句让罗泰震惊不已的话。

????“刘见义,你好大的胆子!你这是要我献城投敌,陷我于不忠不义!”罗泰二话没说,‘噌’地一声抽出佩刀。

????“啪啪啪...”忽然,城下传来拍掌叫好的声音。

????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上来,笑眯眯道:“罗参将,在下王朝山,想必您该是听说过我的名讳。”

????“呵,新安王氏,河南境内响当当的名头,说没听过岂不是我孤陋寡闻?”罗泰还是紧紧握着刀。

????王朝山道:“此时此刻,二位将军在三屯营的兵马正在遭受义军围攻,每耽搁一刻,便多损失一些亲信,在这乱世之中,唯有亲信才最可靠,这个道理,就不用在下多说了。”

????“来人,将此二人关押,我要将此事奏明总兵!”罗泰当机立断,转身就走。

????......

????中央大营,一名兵士急急掀开大帐的卷帘。

????“总镇,罗参将求见!”

????“请。”王绍禹放下手中关于援军的邸报,静静说道。

????这份邸报来自杨嗣昌,是中原五省官军追击张献忠的战果,可以说,很不理想,一直以来期盼的援兵不出意外是不会有了。

????十天前,张献忠以张定国为前锋,后者在被大批官军围剿的情况下率二十八骑突出,夜驰三百余里,一战而下襄阳,震动朝野。

????这份邸报上写的很清楚,攻陷襄阳以后,张献忠将城中五省官军累积之饷金、甲器尽数收归己用,势力大涨。

????他还手执襄王朱翊铭之首,站在城头大言不惭:“吾欲借王头,使杨嗣昌以陷藩伏法。”

????襄阳失陷,城中军民十不存一,这就是那帮所谓义军的尿性,如果洛阳被闯军攻破,这里就会是下一个襄阳。

????且不提听到这个消息的杨嗣昌如何惊惧而病,襄阳被流匪攻陷,这也使得整个洛阳的百姓忧心忡忡。

????自昨日起,洛阳城中便不断出现百姓成群结队出逃的景象,王绍禹已经增派部分兵丁维持,但这个现象只会随着时间而愈发加剧。

????这么下去,显然不是办法。

????罗泰走进大帐,却闻到一鼻子的中药味,桌上摆着一份邸报,王绍禹低着头闷声不吭,看来心情不是很好。

????“总镇,七里河被围了。”罗泰将邸报递给了王绍禹,打算试探一下他到底什么意思。

????小心驶得万年船,总是没错的。

????“七里河...”王绍禹结果邸报,起身向地图看去,却发现那里不过是官军在洛水下游曾布置的一个小营地。

????更何况,那里只有七百余人,也没有自己的直属部下,对他来说并不打紧,没了也就没了,不影响战局。

????“哦,本镇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王绍禹坐了回去,喝上一口中药,长长叹了口气。

????看见罗泰站在那动也没动,王绍禹抬起头:“你还有什么事要说吗?”

????“没有了,末将告退。”罗泰皱眉退出大帐,深吸口气,匆匆走向关押刘见义与王朝山的地方。

????“把他们放出来!”

????......

????“不要打了,不要打了,我们投降!!”七里河军营,激战半日的官军看不见洛阳有丝毫援兵的迹象,终于决定投降。

????随着营门打开,闯军排成一字长列走进军营,第一时间将全部的官军兵器都卸下来换到自己手上。

????在这之后,全部投降的七里河官军都被整编到各流民营戴罪立功。

????李自成没有在朱由桦夜袭后的第二天就匆匆忙忙再次进围洛阳,因为他在初日的进攻中意识到,想要正面拿下洛阳,太难了。

????带着对高桂英的思念和对朱由桦入骨的恨意,李自成用了一天的时间,将洛阳彻彻底底变成了孤城。

????拿下七里河以后,闯军才继续向洛阳推进。

????“吃他娘,穿他娘,开了大门迎闯王,闯王来了就分田!”

????“租子重,利钱高,近来贫汉难求活。早早开门拜闯王,不交租来不还债,管教大小都欢悦......”

????崇祯十四年二月十五,迎闯王的歌谣,再一次在洛阳城外的山野各处响了起来。

????随之而来的,是漫山遍野的白衣闯军,他们浩浩荡荡的来到东门,这次与上次不同,他们是带着万全的准备。

????独轮车、云梯、盾车,这种轻型装备闯军已经有很多,除此之外,他们还将各地缴获的重炮运抵洛阳城下,打算和官军堂堂正正来一场炮战。

????“看来这次闯贼是来真格的。”王绍禹一手扶着砖墙,凝视远方道。

????“南阳王到!”

????随着一声喊叫,所有官兵皆是转目而视,披挂着铁甲的朱由桦高声喊道:“将士们,再坚持一下,援军马上就到!”

????“援军?”

????王绍禹呵呵一笑,他知道这是朱由桦的善意谎言,最近的援军,驻扎在南阳的猛如虎部,已经在两天前开拔去围剿张献忠了。

????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,朱由桦又道:“大家不用怀疑,我说有援军,那就一定有援军!”